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关心农村教育 关注昌图教师 关爱中小学生

欢迎进入小昌图( 蔡忠华)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蔡忠华,曾用笔名蔡御宣、蔡秉舒、碧云天。现从事教育事业,关心社会,热爱生活,兴趣广泛,愿成为您的好朋友。

【原创】怀念老石匠  

2011-04-05 21:05:18|  分类: 原创发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

闲暇的时候,我喜欢在小河边散步。这样不仅仅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和花草香,不仅仅能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和百鸟鸣,还能看望一下那些早已被人遗弃和忘记的石磨盘和石碾子。它们让我想起一位老朋友,是我童年记忆里的一个老石匠。

记得小时候,家里很穷,母亲常常领着我们三个孩子去田地里拾麦穗。父亲则是起早贪黑地磨豆腐、卖豆腐来维持生计。俗话说“撑船、打铁、磨豆腐”是三大累,磨豆腐是一个十分累人的活,如果买不起驴子,就得人去一圈一圈地推。时间长了,磨盘也会因石纹磨损而不受用,它也像机器一样需要经常保养和维修。维修石磨这种技能只有石匠最拿手,对于是少产石头的东北大平原来说,不可能有人干这活计。

一天,父亲不知从哪里带回来一个老头,听别人说是个老石匠。这个老头长得很丑陋,瘦得如骷髅一样的脸庞上满是皱纹,瞪着两只圆圆的大眼睛像要冒出来一样,说起话来声如洪钟,铿锵作响。他推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,车后座两边搭着两个沉甸甸的大口袋,里面全是石匠的家什。

我们这些小孩子不断地围着他起哄,还高声地叫他“大怪兽”。他也不生气,笑呵呵地看着我们。父亲见我们如此没有礼貌,立刻火了,就先拿我来杀鸡儆猴,拽过来就打屁股。多亏老石匠拦着,我才躲过了一劫。

老石匠在石磨旁叮叮当当敲打了一上午,满身都是石粉末子,头发胡子上像挂了白霜似的。中午父亲留了他在家吃饭,看情形他饿了好多天,囫囵吞枣似的吃了个满桌子精光,我们都看傻了,觉得他和我一样,更像个孩子。临走时,他还把父亲的那半瓶高粱酒带走了,说啥也不要工钱。

父亲说,这个老石匠有七十多了,没有家,孤身一人走江湖,吆喝修磨的生意,走到哪住到哪,像无根的浮萍。对于老人来说,石匠是一个不容易的行当,没活儿没收入,有活儿又挨累。

第二年夏天,老石匠又来了,比起前一次更瘦了,步履有些蹒跚,推着还是那辆破旧的自行车,车后座依旧是两个沉甸甸的大袋子。令我难忘的是,他还给我们这些淘气包们带来了一大包麻花,我们吃得津津有味。他在我家里住了一天,和父亲说了好多自己的心里话,话到动情处居然还哭了。临走时,父亲给了他很多食物和衣服,让他有困难就回来。我也随父亲送他到村口,看着他的背影,我们心里酸酸的。

  从此以后,老石匠再也没有回来,父亲常常四下里打听他的下落,也杳无音讯。如今父亲也老了,不磨豆腐了,但我们还是常常谈起这个老石匠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蔡忠华发表于《都市晨刊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