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关心农村教育 关注昌图教师 关爱中小学生

欢迎进入小昌图( 蔡忠华)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蔡忠华,曾用笔名蔡御宣、蔡秉舒、碧云天。现从事教育事业,关心社会,热爱生活,兴趣广泛,愿成为您的好朋友。

【原创】雪夜里的白猫  

2012-04-25 21:21:12|  分类: 原创发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独自一人在学校值宿,孤零零的山村小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望着窗外大雪茫茫,听着寒风吹着树枝哭泣般的呼号声,心里不禁害怕起来。早听家长们说,这里早年是一片坟地,夜里时常飞舞着忽明忽暗的鬼火。想起这些,自己的眼睛又不敢看窗子了。我只有埋头在昏黄的灯下,用批改着学生们的作业的方式来驱赶恐惧。

看着孩子们稚嫩的笔迹,有的整整齐齐,有的蹦蹦跳跳,就像他们每个人的性格一样,我感觉好多了,就好像他们在我身旁,同我作伴一样。这是我来这所山村小学任教以来第一次值宿,老校长说要陪我,被我拒绝了,别的老师都不怕,我想一个年轻人更应该有这样的勇气。

 “铛铛……”墙壁上的老挂钟开始报时了,浑厚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简陋的室内,把我着实吓了一跳。自己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钟,晚上七点整。因为冬天黑天早,光顾着害怕了,自己还没有吃晚饭呢,也许人吃饱了,自信就足了,就什么也不怕了。趁着炉火还燃着,我想弄点吃的,记着老校长临走时说,外屋的碗橱里还有煮红薯,如果饿了可以填一填肚子。

我拿着蜡烛小心翼翼地摸进了外屋,冷风把烛光弄得左摇右摆,不断地闪动着,影子在地上也歪歪扭扭地挣扎着。还没有靠近碗橱,只听“扑棱”一声,差点没把我的魂吓飞了!模模糊糊看见一团白色的东西从碗橱里窜出来,它还喵了一声。我很快镇定了下来,我断定它是一只猫,我还断定它正在吃我的红薯。

这只白猫虽然很害怕我,但还是一边叫一边用舌头舔着嘴巴,看来它也很饿。我不知道它是怎样进来的,何时进来的,也许外面风雪交加,迫不得已流落至此。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,我不打算赶它走了。我看了看碗橱里的红薯,还好剩余很多,我决定和这位朋友分享晚餐。

我在炉子里加了几根柴,火旺了起来。把红薯用筷子穿起来,放在火上烤,我想这种吃法最方便了。因为这些红薯是煮过的,热得很快,经过火烤,还发出了浓浓的甘甜的香味。白猫的安全意识很强,它虽然也闻到了香味,但还是和我保持着远远的距离,专注地看着我烹调食物。

我把烤好的红薯用手掰下来一块,给白猫扔了过去,它吓得险些蹦了起来,看着它那滑稽样儿,把本来惊惧孤寂的我都逗笑了。我对它说:“白猫儿,你吃吧,别客气!”它还真的不客气,低头用嘴叼起红薯,转身就跑了。我急忙追了上去,一边跑一边喊:“白猫儿别走!这还有呢!”它并不听我的话,从外屋的一扇破窗户中钻出了,消失在茫茫的雪夜里。

这个雪夜里突如其来的小伙伴就这样走了,让我很失望,嘴里嚼着的红薯好像一下没有了滋味。正当我惋惜的时候,白猫又回来了,它用爪子淋着雪水,摇着尾巴,样子很兴奋。我很高兴,又给了它一大块红薯,想挽留它,让它在屋子里吃,令人想不到的是,它又叼起食物跑了出去,它为什么不与我共进晚餐呢!

我要看看白猫究竟要到哪里去,便紧跟着追了过去,外面寒冷无比,我顶着风雪跟着白猫来到教室一侧的仓房。仓房里堆积着柴草和杂物,黑洞洞的,随着白猫的叫声,忽然里面传来了几只小猫细细柔柔的叫声,看来白猫是一位母亲啊!一位了不起的母亲啊!给它的红薯,它舍不得吃,都给自己的宝宝带回来了。我不敢打扰它们,回到炉边,我把已经烤好了的两个红薯,又送到了仓房里,让猫儿们在这个寒冷得难以觅食雪夜里吃个饱吧!此时,我的心里没有了对雪夜的恐惧,只有白猫给我的深深的感动。

第二天,老校长踏着积雪早早地来到了学校,我正在扫雪。他问我:“昨晚还好吗?害怕没有啊!”我说:“我没害怕!我现在只想给父母打一个电话,我想他们了!”

 

蔡忠华 发表于 《湖海》2012春季刊 010期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